企业动态
衣服竟有燃脂功能?太平鸟刷新人类认知的同时靠抄袭牟取暴利?
发布日期:2021-11-22 14:37   来源:未知   阅读:

  因宣称衣服有燃脂功能被罚的太平鸟,简直刷新了人类的新认知,也不知从何时起,穿在身上的衣服竟能有燃脂功能?

  此外,公司大股东先通过大额分红,分光上市公司全部自由现金流,再疑似拿分红款认购自家可转债,将太平鸟活生生从金主搞成了债务人,不免令人心生疑惑,操守哪去了?

  在太平鸟的世界,似乎也并不存在高风亮节的操守。比如,衣服可以燃脂,抄袭一直阴魂不散等。

  11月9日消息,太平鸟关联公司宁波太平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因虚假宣传被宁波市海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万元。

  具体处罚事由为,当事人在店铺上发布了一款名称为“太平鸟魔力燃脂裤女2021年春季新款芭比裤瑜伽裤加绒打底裤女外穿”的服装。而在该链接下多个产品名称中宣传有“魔力燃脂裤”“美背燃脂背心”“黑科技燃脂面料”等字样。

  然而关于上述宣传中涉及的“燃脂”概念,宁波市海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在对上述服装使用的面料进行检测后,无法证明面料具备燃脂功能。

  天眼查同时显示,太平鸟该关联公司还分别于2019年1月、2020年4月因虚假宣传被行政处罚。

  除此之外,被指靠抄袭谋取暴利,似乎也成了太平鸟“高风亮节”的家常。这不,就在刚刚过去的10月25日,在某原创设计的小众服饰品牌官博怒斥下,又将太平鸟推向了抄袭的公众审判台。

  据微博认证为时尚博主的SOS_SEAMSTRESS称,太平鸟抄袭了其品牌的原创设计,除了改变面料材质(滩羊毛改成貉子毛),大身版型/颜色/颜色搭配/蝴蝶结口袋细节/扣子/甚至四颗不同扣子的位置,一丝不改,一模一样,抄袭了它家的衣服。

  值得注意的是,被指抄袭也就算了,其价格还是原创品牌的7倍多。对此,有不少网友发声,抄袭还有脸卖3000多,真是狠人;太平鸟一直是抄袭店!!!

  显然,这绝不可能是太平鸟唯一一次被指抄袭。如今使用百度随便搜一搜“太平鸟抄袭”的关键词,就能找到73.4万个相关结果。而无论是在微博还是知乎上,质疑太平鸟抄袭的帖子同样随处可见。

  最可恨的是,被指抄袭还卖得比原主贵,若论收割智障税、谋暴利,可能也没几人能比得上太平鸟了。

  被疑似抄袭背后,太平鸟还是一个极度轻研发重营销的公司,进一步坐实了市场抄袭的传闻。

  与同行森马服饰和海澜之家相比,尽管太平鸟享有远高于其余二者的销售毛利率,但公司的销售净利率长年处于垫底的状态。2020年,太平鸟、海澜之家和森马服饰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52.49%、37.42%和40.34%;销售净利率分别为7.53%、9.56%和5.22%。

  这中间巨大的反差,主要在于销售费用率。近年来,太平鸟的销售费用率一直维持在约35%左右的高位水平,而海澜之家和森马服饰的销售费用率虽有所上升,但直至2020年也分别仅有13%和22%。

  太平鸟的销售费用上升趋势也十分显著。2015-2020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8.53亿元、22.02亿元、24.49亿元、26.66亿元、28.96亿元和32.73亿元。

  然而与高额销售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太平鸟的研发费用率处于非常尴尬的位置。2018-2020年,太平鸟的研发费用分别仅1.13亿元、1.08亿元和1.16亿元,整体呈停滞不前之势。

  此外太平鸟的研发费用率还不仅远不及公司的销售费用率,而且同时呈逐年走低之势。2018-2020年,太平鸟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仅为1.46%、1.36%和1.24%。综上不难看出,太平鸟是一家典型的轻研发重营销公司。

  更令人惊讶的是,2020年太平鸟的销售人员多达9636人,而技术人员仅有667人,其中销售费用职工薪酬本期发生额为10.25亿元,研发费用本期发生额为7406.32万元。据此推算,2020年太平鸟的销售人员平均工资为10.64万元,技术人员平均工资为11.10万元。

  销售人员和技术人员工资相差无几,且月薪还不足万元。如此说来,太平鸟又如何保障原创产品的输出?靠抄吗?而且抄完还卖得比原主贵?是真打算把消费者都当成冤大头吗?

  自2017年上市后,太平鸟的分红异常的豪爽。上市后4年,太平鸟累计分红额高达18.51亿元,是上市融资额11.87亿元的1.56倍,累计占公司归母净利润的81%。如此豪横的分红,意义何为?真的是爱戴股东吗?

  截至2021年6月30日信息显示,张江平和张江波兄弟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合计持有太平鸟高达约70%的股份。换句话说,此前的豪横分红款,有近7成流入了张氏兄弟的口袋。先上市筹资,后再豪横分红,这乾坤大挪移的手法也算耍得高级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太平鸟上市后四年累计自由现金流才不过17.08亿元,豪横分红全部分光资金后,太平鸟后续资本的开支可能就些吃力了。

  于是公司很快又上演了一顿操作猛如虎的筹资行动。2021年8月4日,公司发行的可转债已上市,共募集资金约8亿元。但诡异的是,其中7.5亿元均由原股东优先认购。也就是说,兜兜转转,太平鸟此前的大额分红资金,好像又流回了太平鸟的手中。

  如此说来,前面搞那么多事,难道张氏兄弟都是在瞎搞,白忙活吗?真相或许并不简单。以史为鉴,资本的任一动向,背后往往暗藏着诸多的利益关联。

  首先必须清楚的是,张氏兄弟疑似拿分红款认购自家可转债的魔幻行为,可转债后续可进一步转换为公司股份。其次,即便张氏兄弟可转债不转股,张氏兄弟也还能坐享太平鸟的可转债派息。

  这本就是太平鸟的钱,结果画风一变,却成了太平鸟对外背负的借款,张氏兄弟或可坐享派息,或可进一步通过可转债转股加大自己对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这操作也是够厉害的了。

  不过就这节操,像这种可能有损上市公司利益的事,张氏兄弟玩得似乎非常到位,那么受张氏兄弟控制的太平鸟,又还能有什么事干不出来的?